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果果儿

心灵的历练,付诸文字,与生活同行,直到永远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还君明珠 & 小说(原创)  

2017-04-21 09:49:08|  分类: 果儿心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还 君 明 珠

文,果果儿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年四月,为筹备皇上金秋八十万寿,他从遥远的科尔沁右翼中旗被抽调到承德避暑山庄。

        他叫巴音宝力格,是草原上有名的骑手,一起来的同伴有三十多个,他们的职责就是调教皇家一百来匹枣红马,预备到万寿之日陪同护卫各地来京觐见的一品命妇入宫贺寿。

        和同伴们不同的是,巴音从小被舅舅抚养长大,其舅久居内地,受其影响,小伙子也粗通文墨,受汉文化影响极深。在一群只识弯弓射大雕的莽汉里,愈发显出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季节,整个木兰围场花绽草长,一片生机盎然,策马其中,巴音浓浓的乡愁便被逐渐融化在这草长莺飞的美景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 巴音负责陪同的是礼部右侍郎洪升的夫人,洪夫人出生江南名门,巴音没正面见过她,只有一次在她上车的时候遥见过侧影,轮廓分明的脸庞,如云的黑发,纤瘦高挑,洪夫人坐进车里,巴音趋前附身行礼,朗声请安:“参见洪夫人,鄙人巴音宝力格,科尔沁人,奉命前来护卫夫人,演练觐见之礼。”隔着珠帘,洪夫人轻声慢语:“巴先生免礼。皇家大典事重,我年轻无知,还望先生尽心指教。”车帘打开一道缝,冠冕堂皇的对答里隐含着些许顽皮,巴音心头一荡,赶紧収摄心神,连称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 大典筹备处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礼仪,巴音也天天默默陪在洪夫人车后,直到一天午后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午后,皇上突然驾临围场,没有盛大的仪仗,老皇帝轻车简从,只带几名侍卫便飘然而至。众人山呼万岁礼毕,皇帝兴致颇高,挥毫赋诗一首,开头是:“平原草色著霜初,试阅天闲万乘余。”巴音内心觉得好笑,心想这位风雅皇帝诗情不过尔尔,耳边听到的却是一片欢呼。皇帝仿佛还不尽兴,旋即又命在场所有能文者以马为题,赋一首七绝。巴音有心一展长才,便凝神构思一绝,一挥而就。“黄麾起处忆扬旗,茄角争鸣海青西。万里风云天山月,岁月不老作长嘶。”递上去后,皇帝一首首翻阅,半天笑道:“哪位是巴音宝力格?”巴音趋前叩首,皇帝笑道:“你是蒙古人吗?”巴音说:“是”,皇帝点头说:“难得!皇家万岁四字嵌的好。”又问:“何钰是哪个?”洪夫人上前低首行礼说:“臣妾给皇上请安。”皇帝问:“你哪里人?”旁边有人代回:“这是礼部侍郎洪升的夫人,江南人。”皇帝哦了一声,又笑道:“怪不得,洪家家学渊源。你的诗不错,但怎么和这位巴音商量好似的?”大伙传阅,不由都笑了,洪夫人的诗是:“圣泽大漠沙如雪,上寿燕山月似钩。万骥何当金络脑,岁初快走踏清秋。”也嵌了“圣上万岁”四字。巴音和洪夫人不明就里,待传阅过方知阴差阳错竟成一对并蒂诗。洪夫人绯红满脸,欲语还休。巴音感到她飞来一瞥,明眸如电,若喜若怨。心头不禁怜惜,赶忙上前叩首,声称为万岁贺寿,他们几个马术教练愿一展身手助兴。这才分散了众人的注意。曲终人散,皇帝赏赐众人,唯有巴音和洪夫人是一对珐琅彩梅瓶,其他人都是描金折扇。这份“天意”让巴音心如鹿撞,想到柔弱的洪夫人,又觉得惭愧,也许她生气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,巴音第一次失眠了,辗转反侧,那纤瘦的侧影,如电的明眸,还有那不俗的诗情都纷至杳来,挥之不去。他不敢想,却无法逃避。反正睡不着,便起床涂鸦两首感怀诗遣怀,夹在自编诗集里,不知何时,方朦胧入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恍惚中,洪夫人青衫紫衣,携一丫头翩然而至,巴音又愧又喜,忙让座奉茶。夫人笑道:“先生须眉男儿,尚不如我一介女流拎得清。你是担心我气恼吗?我与先生萍水相逢,唱和竞得天心嘉许,此是天意。那日初逢,感觉先生似曾相识,与我家妹婿那么像,便打心里当你亲人。我这么说你不会见怪吧?”巴音垂首无语,夫人又说:“看先生也不像迂腐儒生,我是心直口快的人,只当先生是亲人兄弟,只要我们心如霁月,才不怕哪些闲话,你说对不?”看着她坦然率真的笑脸,巴音也放松了起来。两人谈了很多,各自的家庭、身世、爱好。巴音也不知哪来那么多话,只感觉时间飞一样快。临走时,洪夫人又拿起桌上的诗集看,巴音慌了神,伸手抢时,慌乱中却不慎划破夫人的青衫衣袖,巴音赔礼不迭。洪夫人笑道:“诗集有啥保密的啊,瞧你急的,莫非其中有鬼不成?我非看。”巴音无可奈何,目送伊人离去。倏然醒来,原来是南柯一梦,自己亦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 下的床来,却吃一大惊,桌上放的诗集不翼而飞。唤差驿来问,也茫然不知。巴音迷惑起来,昨晚明明放在桌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 待再见到洪夫人,巴音惊的差点没晕过去,她依然青衫紫衣,可袖口分明有划破起皱的痕迹。洪夫人虽神情自若,但眉宇间隐隐有浓浓的迷惑。

        到休息没人时,洪夫人轻声说:“这是你的诗集吗?不知为什么今早竟到了我的梳妆台上,而且。。”巴音定了定神,点头说:“正是在下涂鸦之作。夫人昨晚是否做了个梦呢?梦中我们聊了很久,诗集是夫人带走的,我还忙乱中划破夫人的衣袖呢。”洪夫人低首默然,一脸大惑不解。好半天突然通红了脸低声说:“可不是有鬼了吗?羞死人。都怨你,坏蛋。”巴音知道她一定是看了诗集里的诗,这种感觉从来没有,只觉得心融欲醉,差点把持不住自己。赶紧逃离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两首诗自己看看都觉得太唐突大胆,难怪洪夫人脸红。诗是这样的:(一)  紫梦一缕画楼东,暗香盈袖怕褪红。中夜相思谁与解,江南画中钰儿君;(二)  长夜深深月影疏,香凝梦断念何如?素笺一纸悄相送,心中钰儿可知否?自己竟然冒昧称人家为钰儿,爱慕相思之意一目了然,但洪夫人似乎并没怎么恼,巴音既感动又忧愁。想起昨晚的奇梦,又担心起来,不知道洪夫人会不会害怕,难道真的有灵犀一点?还是两人都是天外来客呢?忧喜参半,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,整个四月、五月,直到八月,只要巴音入睡,就会栩栩如生的与洪夫人梦中相会,冥冥中她依然坦荡自若,笑语盈盈,慢慢他们真的成了一对梦中知己。洪夫人也似乎接受了他,她告诉他是看了他写的诗文才关注喜欢他的。有时也开玩笑,逗的她笑不可抑,她似乎特别爱笑。他知道了她的小名叫巧儿,她说这个小名除了最亲的人,只有他知道,又让他受宠若惊。他为她写了数不清的诗文,仿佛捧出颗颗红心;而她也文思如泉,写下了数不清的诗文,她的诗文灵逸华美,深情缱绻,每每令他感动泪下,这不是梦,他一遍遍对自己说,这就是真实的存在!所有的文字他都小心翼翼珍存起来,宛如捧着稀世珍宝——老天赐给他的珍宝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的口头禅是:“你笑死我了”。一直他以为,这么爱笑的一个女子,夫君又是二品顶戴侍郎,一定是幸福满满,盛不下吧?直到有一天,在他的追问下,她方道出几年前已经身患沉疴,一种无药可救的绝症。这次进京就是为了了却心愿。以前她从未到京华一游。那一刻,时间仿佛凝固了,他心如刀绞不知该说什么好,恨不能以身相代,反而是她淡淡的很淡定,她似乎并不害怕病魔,尽管说起来也伤感,但转瞬就又笑了起来。过后他焚香祈祷,又祈祷这一切真的只是梦,一场旖梦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九月中就是万寿大典了,他们之间也越来越默契,话语中也老朋友一样随便,梦中接通画面,宛如真实的相会。但他们始终发乎情止乎礼,现实里,他甚至没有碰过她的指尖,得知她的病后,更是由爱生怜,她是他的女神,只该供奉在心灵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 又一天,梦境接通,她笑着问:“老巴,你知道我第一次瞧见你是啥印象吗?”他想,女人心,海底针,鬼才知道。便笑笑不语。她大笑道:“又老又丑啊,当时还想,皇上怎么会派这么个人来陪我呢?”看他尴尬,她又补充说:“不过后来也还顺眼。”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他知道她的率真无邪,并没当回事儿。接着他们又聊起曾经的初恋,他的初恋现在已经模糊了,只知道她还在草原上;她也讲了她青梅竹马的初恋,以及后来的几个仰慕者,其中两个在她的描述中是那么俊秀帅气,她无意的描述竟让他黯然无语。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患得患失中梦便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回到住处,他一遍遍在镜子前凝视自己,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可厌,那么的奇丑无比,越凝视越觉得比不上身边的任何人,恍惚中,头发也花白了,皱纹也布满额头,腰也驼了,他狠狠一拳砸向镜子,颓然倒下。

      “是我不配,自作多情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他彻底失去了自我,失去了可怜的一点自信。天刚放晓,他便起身,洗脸,牵马,没有和任何人说,径自向远方的故乡飞驰而去。在那片蓝天下,他知道,他有父母妻儿,在他们眼里,他应该还能找到迷失的自信。他忘了自己奉命而来的职责。

         半个月后,同伴返回了草原,同来的除了刑部大理寺奉旨缉拿他的官员,还有他最不愿接受的消息,洪夫人并未参加万寿庆典,因病回南了,到现在生死未知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在官吏的押解下,再一次走向南方。九月的天空,澄碧如洗,一路都有大雁接阵掠过。他机械的挪动脚步,心里空空如也。没来由的想起夏侯淳的一首诗:“三年羁旅客,今日又南冠。无限河山泪,谁言天地宽?已知泉路近,欲别故乡难。毅魄归来日,灵旗空际看。”命矣!

        翻上一座敖包小山,押解的官员气喘如牛,不知什么原因,一会儿就都睡着了。他毫无睡意,飘荡的经幡拂过树梢,他闭目入梦。梦里洪夫人翩然而至,依然风姿绰约,只是不说话,不笑,不看他,眉宇间堆满深深的忧伤。他想握住她的手,倏地,她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苦笑着爬起来,向着南方跪下,在心里对自己说:“是的,是的,我爱她!我太爱她了,爱的丢失了自己,爱的真假难辨,患得患失。爱成了一个稀里糊涂的白痴。你给我的是梦,却也是真实的美好。那份挚爱宛如澄澈的明珠,宛如你的眸,曾经放在我心里过,曾经划过我漆黑的夜空,让我的灵魂安息,我已经足矣。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”。

        他猛地抽出押解官吏的腰刀,对颈一横,雪亮的刀刃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形,一股腥甜涌上来,一切都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   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缘来缘去缘如水”,这是巴音宝力格最后想到的两句诗。

         君在天涯,还能接住那颗明珠吗??

 

图片

 

 

 

 

果果儿感谢朋友支持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9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